特住胎時受何苦者,如弟子書云:極猛臭穢極逼切,最狹黑暗遍蔽覆,住胎猶入那洛迦,身屈備受極重苦。

特別是待在娘胎時,遭受的是何種痛苦呢?如弟子書中所說:這地方又臭、又髒、又逼迫、又黑暗、又狹窄,住在這個地方, 就像待在地獄裡一樣,備受痛苦。

 

此諸文義,如入胎經云:“無量不淨, 周遍充滿,多千蟲類之所依處,具足最極臭穢二門,具足非一骨鏁穴孔,復有便利清腦腦膜髓等不淨。生藏之下熟藏之上,面向脊骨背對腹皮,於月月中,出諸血相以之資養。”

上文的含義,就像入胎經中所說的:母親腹中周遍, 充滿無量的不淨物,有數千蟲類寄生,具有最臭穢的大小便通道,而且有許多骨鎖的穴孔,此外,還有尿、清腦、腦膜、骨髓等不淨物。位於生藏 (胃) 之下、熟藏 (腸) 之上,胎兒面向母親的脊椎、背對母親的腹皮, 母親每個月, 都要出血資養胎兒。 

 

 母食食時,以二齒鬘細嚼吞下。其所吞食,下以口穢津涎浸爛,上為腦膜之所纏裹,猶如變吐。

母親吃東西的時候,用兩排牙齒細細咀嚼後吞下。所吞的食物,下面被口水浸爛,咽入喉嚨時,上面又被腦膜纏裹,就像嘔吐物一樣。

 

所有食味,從母腹中入自臍孔, 而為資長,漸成羯羅藍、頞部陀、閉尸健南,手足微動,體相漸現。

所有食味流到母親的腹部,再輸入胎兒的臍孔。胎兒依靠這樣的不淨物做為資養而生長,逐漸變成羯羅藍 (一週大) 、頞部陀 (二週大) 、閉尸 (三週大) 、健南 (四週大) ,最後手足微動,胎兒的體相漸漸顯現。 

 

 手足面等胎衣纏裹,猶如糞穢, 生臭變臭猛暴黑闇, 不淨坑中上下遊轉。以諸苦酸粗鹹辣淡,猶如火炭

胎兒的手、腳、臉部等都纏裹在胎衣內,就像待在充滿了糞便的惡臭中, 胎兒就在這惡臭及黑暗的不淨坑中,上下遊轉。母親所吃的種種味道, 苦、酸、粗、鹹、辣、淡等食物,輸入胎兒體內時,對胎兒又如火炭般。

 

食味所觸, 猶如蒼蠅,以不淨汁而為資養。如墜不淨、臭穢熾然, 淤泥之中命根非堅。

胎兒的食味所觸, 又像蒼蠅一樣,依靠不淨的液汁來資養身體。胎兒的處境,就像沉溺在骯髒、惡臭的淤泥當中,生命是非常脆弱的。 

 

 又母身內所有火力,煎炙遍炙極遍煎炙 ,燒熱遍熱極遍燒熱,燒燃遍燃極遍燒燃,受諸猛利粗惡難忍, 非所悅意極大苦受。

另外,母親體內所有的火氣,煎炙、周遍煎炙、極為周遍的煎炙著胎兒的身體;燒熱、周遍燒熱、極為周遍的燒熱著胎兒的身體;燒燃、周遍燒燃、極為周遍的燒燃著胎兒的身體。胎兒因此感受種種猛利、粗惡、難忍, 卻又不是自己悅意的極大熱苦。

 

如如其母轉動、遍動極遍轉動,如是如是如被五縛,亦如投擲煻煨坑中,受諸猛利粗惡難忍、非所悅意、難以為喻, 極大苦受。

當母親行走, 坐臥, 或躺下,只要做任何輕微、或劇烈的動作時,胎兒的頭和四肢, 就像被五花大綁,有時又像被扔進擁擠的熱坑中,因而感受極其猛利、粗惡難忍、又不是自己悅意的, 也無法形容的極大痛苦。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imi 小帥貓 的頭像
Gimi 小帥貓

* Gimi 小帥貓 *

Gimi 小帥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